彩票计划最准的app:食養家貼士 - 為您提供時令食材、飲食健康、食品安全快訊、生活百科等服務

當前位置: 主頁 > 安全快訊 >

食品安全奈何瘦肉精,健美豬打造全過程!

時間:2011-03-17 09:44來源:食養家 作者:春鳴 點擊:
  現在食品安全越來越多人開始注重了,因為市面上太多的食品讓人們越來越失望。地溝油、化學火鍋、三聚氰胺奶粉、毒大米,皮革奶等等一一出現在我們的生活當中。現在又帶來了新的食品?;?-“健美豬”。

安徽快三今天专家预测 www.qczal.com

 

 食品安全奈何瘦肉精,健美豬打造全過程!
 

 

  南京 建鄴


  市場多現 “健美豬”


  現在,飲食健康日漸成為了人們生活中最重要的主題,為了少吃油膩,很多人在買肉的時候都會選擇瘦肉而不選肥肉。記者在江蘇南京市場上發現,有一種所謂的 “瘦肉型”豬肉非常受歡迎,和普通的豬肉相比,這種豬肉幾乎沒有什么肥肉。生豬行業的業內人士把這種瘦肉豬戲稱為 “健美豬”。而記者在調查中卻發現,這種所謂的 “健美豬”身上疑問重重。


  迎賓菜市場位于江蘇省南京市建鄴區,是當地規模較大的市場。在這里,有一種瘦肉型豬肉十分暢銷。據銷售人員介紹,這種豬肉由于肥膘少、脂肪低,所以很受歡迎。


  銷售人員: “太肥了賣不掉,現在吃瘦肉的人多,吃肥肉的人少,都怕油脂、脂肪大。”


  通常情況下,普通豬肉皮下都有一層厚厚的脂肪,也就是人們常說的肥肉。但是記者發現,這種瘦肉型豬肉瘦得有些不同尋常,因為豬皮下面幾乎沒有肥肉。記者一連走訪了幾個攤位,銷售人員也弄不明白原因。通過一名銷售人員提供的 “產品檢疫合格證明”,記者找到了這種瘦肉型豬肉的來源——南京市建鄴區沙洲村的興旺屠宰場。


  興旺屠宰場是國家定點的屠宰場,共有7家屠宰戶,每天屠宰加工生豬1000多頭,豬肉產量高達上百噸。記者來到這里,只見一些屠宰戶都在忙著殺豬。一家屠宰戶的老板告訴記者,他們屠宰加工的豬肉中,這種瘦肉型豬肉能占到80%到90%。


  記者注意到,一些宰殺出來的豬肉脂肪層很薄,有的部位薄得幾乎只剩下豬皮,跟之前在市場上看到的豬肉非常相似。屠宰戶介紹,這種瘦肉型豬體形較好,一個個拱背收腹,屁股渾圓,肌肉結實,他們行內戲稱為 “健美豬”。殺豬的工人透露,這種豬之所以體形健美、瘦肉多,是因為在養殖的時候,吃了一種特殊的飼料。


  記者: “具體什么飼料你知道嗎?”


  工人: “具體飼料不知道。”


  記者: “有些飼料專門喂出來就是瘦的了?”


  工人: “對。”


  記者: “這是哪兒的豬?”


  工人: “就是孟州的嘛,河南的。”


  河南 孟州


  “瘦肉精”喂出 “健美豬”


  河南省孟州市是有名的生豬產區,這里的生豬出欄后,一般都是通過經紀人進行買賣和調運。一名經紀人帶領記者進入谷旦鎮的一家養豬場,找到了這種所謂的 “健美豬”。


  記者走訪了谷旦鎮和槐樹鄉的幾家養豬場,發現家家都在養殖這種肌肉發達的 “健美豬”,這些豬和記者之前在南京屠宰場看到的一樣,都是拱背收腹,屁股渾圓,肌肉結實。


  養豬戶: “肌肉發達,人家練過健美。都是美女,看這屁股頭兒,相當于當年的楊貴妃。”


  記者: “美女以肥以胖為美啊。”


  養豬戶: “那叫啥?燕肥環瘦。”


  養豬戶故意把 “燕瘦環肥”說成 “燕肥環瘦”,就是調侃這種 “健美豬”看似肥胖,實際上卻都是瘦肉,而如果想喂成 “健美豬”,就必須在飼料里添加一種特殊的白粉末。當地人把這種神秘的添加物叫作 “藥”。用加 “藥”的飼料喂出來的豬不但體形好,而且價格也高。


  養豬戶: “你不加‘藥’沒人拉豬,不是說沒人買,就是價格便宜。”


  飼料中添加的究竟是什么 “藥”?一些養豬戶對此都諱莫如深,不肯透露。


  養豬戶: “反正養豬場加的就是,這種東西沒人去化驗。”


  在緊鄰孟州市的沁陽市和溫縣等地,記者又調查了十幾家養豬場,發現這些養豬場也都在往豬飼料里 “加藥”。這里加的 “藥”跟孟州的一樣,也是一種白色的粉末。


  據另一名養豬戶透露,這種所謂的 “藥”屬于違禁品,一般不輕易拿出來示人,都是在加工飼料的時候偷偷進行添加。在專門用來加工飼料的房間,記者注意到有一個小桶,里面是一個銀色的袋子。養豬戶打開袋子,只見里面裝的正是一種白色的粉末。


  記者: “這個是啥?”


  養豬戶: “這個買的說是‘瘦肉精’”。


  養豬戶說,這種 “瘦肉精”每公斤賣二三百元,像藥一樣也有劑量要求,過量添加就有可能把豬喂死。


  記者: “你咋加的?一千斤飼料加多少?”


  養豬戶: “一千斤加120克。再加得多了就不中了,豬不吃了。”


  記者: “你都試驗過?”


  養豬戶: “我試驗過,加到120克豬體形相當不錯。”


  記者: “你這個豬從啥時候開始加的?”


  養豬戶: “一百八九十斤。喂到二百二三十斤重。”


  記者: “就喂一個月?”


  養豬戶: “對。”


  原來,當地一些養豬戶往飼料中添加的所謂的 “藥”,就是國家明令禁止并嚴厲打擊的 “瘦肉精”。


  瘦肉精,指的是一類動物用藥,包括鹽酸克侖特羅、萊克多巴胺、沙丁胺醇和硫酸特布他林等,屬于腎上腺類神經興奮劑。把 “瘦肉精”添加到飼料中,的確可以增加動物的瘦肉量。但國內外的相關科學研究表明,食用含有 “瘦肉精”的肉會對人體產生危害,常見有惡心、頭暈、四肢無力、手顫等中毒癥狀,特別是對心臟病、高血壓患者危害更大。長期食用則有可能導致染色體畸變,會誘發惡性腫瘤,至于究竟攝入多大量,如何導致惡性腫瘤,有關病例研究國內外尚無定論。但是,近幾年,各地 “瘦肉精”致人中毒甚至死亡的案例時有發生。


  早在2002年,農業部、衛生部、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就發布公告,明令禁止在飼料和動物飲用水中添加鹽酸克侖特羅和萊克多巴胺等7種 “瘦肉精”。2008年,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規定新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對使用 “瘦肉精”養殖生豬,以及宰殺、銷售此類豬肉的,將以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追究刑事責任。


  然而時至今日,記者在河南省孟州市、沁陽市、溫縣和獲嘉縣調查了十幾家養豬場,發現幾乎家家都在使用 “瘦肉精”,而且添加量大小不一。


  事實上,對于國家明令禁止使用 “瘦肉精”的規定,一些養豬戶心知肚明。


  養豬戶: “網上整天報道這個,在哪里查住了,判了一年多,拘留幾個月。”


  記者: “那你們還喂呢?”


  養豬戶: “這屬于傳播使用違禁品。”


  因此, “瘦肉精”在這些地方的販賣渠道和添加過程都非常隱蔽,參與的人像販賣毒品一樣警惕,一般都是由負責調豬的經紀人和前來買豬的商販們直接賣給養豬戶,包裝袋上面沒有任何名稱和標識。


  一些養豬戶聲稱,他們鋌而走險偷偷在飼料中添加 “瘦肉精”,主要是為了滿足一些買豬人的要求。


  養豬戶: “不加也不中,都叫加了,你不加咱的豬賣不了。所以對于俺來說,你說俺想加不想?俺也吃肉的,俺也不想加。”


  記者: “那你這加了‘瘦肉精’的豬都是賣給哪兒的販子呢?”


  養豬戶: “有的都賣南京了。”


  據養豬戶透露,這種加 “瘦肉精”喂出來的豬,不但看上去賣相好、容易出手,而且比不加 “瘦肉精”的豬,每頭還能多賣幾十元錢。


  原來,一頭豬加 “瘦肉精”的成本不過是幾元錢,出欄后卻能多賣幾十元錢,養一百頭豬就可以多賣幾千元,難怪一些養豬戶會鋌而走險。


  在當地,往飼料中添加 “瘦肉精”叫 “加精”,給豬喂 “加精”的飼料則叫 “喂藥”。一些養豬戶承認,他們自己從來不吃這種 “喂藥”的豬。


  過五關、斬六將


  “瘦肉精”豬肉順利上市銷售


  一頭豬從生長到宰殺,最后流向人們的餐桌,要經歷養殖、販運、屠宰和銷售等幾大環節。目前,這幾大環節都有監管部門負責監督把關。按道理說,一些加 “瘦肉精”喂出來的豬,就算是在養殖環節沒有被發現,那么到了販運、屠宰和銷售環節,也應該遭到查處。但事實并非如此,記者調查發現,在河南省孟州市、沁陽市、溫縣和獲嘉縣,生豬養殖環節違禁使用 “瘦肉精”幾乎成了一個公開的秘密。


  這家養豬場位于獲嘉縣亢村鎮,在當地頗具規模,辦公室墻上掛著一個 “河南省無公害畜產品產地”的牌子。


  養豬戶直言不諱地告訴記者,這個牌子是花錢辦的,有時候趕上監管部門突擊檢查,會得到一些額外的照顧。


  養豬戶: “一般沒有人管。”


  記者: “檢查是不是有規律的?”


  養豬戶: “檢查也沒啥規律,不過一般要是說省里邊或者外邊人來檢查了,一般縣畜牧局會提前通知。要是縣里邊抽查的話,就是給你拿個瓶接點豬尿化驗,自己接的肯定不讓他化驗出來。”


  養豬戶所說的接豬尿化驗,又叫 “尿檢”。


  “尿檢”是一種 “瘦肉精”快速篩選檢測方法,通過使用鹽酸克侖特羅快速檢測試紙對豬的尿液進行檢測,能快速篩選出喂了 “瘦肉精”的生豬。按照規定,豬尿取樣應該由檢測人員來操作。但是養豬戶說,當地一些部門所進行的 “尿檢”,都由養豬戶自己采集豬尿樣品。如此檢測,最終的結果可想而知。


  就這樣,在監管如此寬松的養殖環節,喂了 “瘦肉精”的生豬一批批長成、出欄,進入販運環節。那么在販運環節中,有關部門又是怎么監管的呢?


  目前,按照動物檢疫的檢測制度,生豬外運時必須通過養殖地的檢疫部門檢疫,獲得動物檢疫合格證明、運載工具消毒證明和五號病非疫區證明三大證明,并佩戴耳標。耳標相當于豬的身份證明,上面記錄著養殖信息。不論這頭豬在任何環節出了問題,都可以通過所佩戴的耳標進行追溯。按照農業部有關規定,生豬進入流通環節時,必須100%佩戴耳標。


  因此,三大證明和耳標相當于生豬外運的 “通行證”,缺一不可。否則,根本不允許向外地調運生豬。


  然而,記者在長達三個多月的調查中,卻看到了另一番景象。


  在孟州市鄉村公路旁,經??梢鑰吹揭恍┳龐美叢聳瀋淼幕醭?,這種車能裝一百多頭豬。記者注意到,這輛運豬車上裝的豬,耳朵上都沒有佩戴耳標。


  記者: “耳標呢?”


  運豬車司機: “我們從這邊走沒有動檢(動物檢疫站),打不打無所謂。”


  在當地,這樣一車沒有佩戴耳標的豬,竟然也能獲得生豬外運的手續。


  記者: “這個票什么的手續都全嗎?”


  運豬車司機: “手續有啊,手續都全。”


  運豬車的司機承認,這一車沒有戴耳標的豬都運往南京。


  記者: “你們在(南京)江北哪兒???”


  運豬車機: “就在長江大橋邊上。”


  記者: “叫什么?”


  運豬車機: “迎江路屠宰場。”


  隨后,記者在對另一輛運豬車進行調查時,正好碰到當地動物檢疫站兩名趕來檢疫生豬的工作人員,只見其中一名檢疫人員只是隨便看了看,并沒有對這批外運生豬進行 “瘦肉精”檢測。


  正在這時,車上有一頭豬突然死了。 司機說,這種豬猝死的情況他們經常遇到,原因就是這種豬 “瘦肉精”攝入過多,導致四肢震顫無力,心肌肥大,最終心力衰竭而死。


  根據農業部有關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隨意處置及出售、轉運、加工和使用病死或死因不明動物。但是當著這兩名檢疫人員的面,這頭死豬被拖到路邊,當場宰殺。


  記者: “像這種死豬當地一般怎么處理?”


  運豬車司機: “當地有的屠宰了,宰了以后就賣肉了。”


  記者看到,在這頭死豬的整個處理過程中,兩名檢疫人員始終不管不問。


  事后,其中一名檢疫人員向記者透露,不僅僅是病死豬,就連當地違禁使用 “瘦肉精”的情況,他們也很清楚,都不愿意多管。


  檢疫人員: “那不是沒發現,問題是發現了有的事,也不能多事。”


  記者: “那你局里要是知道后不管你?”


  檢疫人員: “局里面?”


  記者: “對,畜牧局里。”


  檢疫人員: “現在這兒,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事實真的像這名檢疫人員所說的,檢疫部門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嗎?


  記者隨后來到了沁陽市柏香鎮動物檢疫站,通過當地一名豬販介紹,在沒有購買和調運任何生豬的情況下,隨便說了一個車牌號碼,只花了200元錢,就買到了往南京調運120頭豬的三大證明:動物檢疫合格證明、運載工具消毒證明和五號病非疫區證明。優惠下來每頭豬的檢疫費用還不到兩塊錢,另外還獲贈150個耳標。


  開票人坦言,不管從哪個地方調豬,不管運豬車是否過來真正接受檢疫,他們這里都可以出具檢疫合格證明的相關票據。


  充當介紹人的豬販說,所謂的檢疫不過是走過場。


  豬販: “這都是走個過場,我給說,這是走過場的。像生人過來了,就看看從哪里拉的豬,這熟人關系了,到那一說,報個頭數就可以了。”


  就這樣,只要花點錢,不論是喂了 “瘦肉精”的豬還是病豬,都能夠獲得號稱 “通行證”的三大證明和耳標。一車豬有了這些手續,就等于取得了外運的資格,但是到了設立在省界的動物防疫檢查站,還要接受出省檢查。


  那么,這些喂了 “瘦肉精”的豬運到省界后,是否能夠蒙混過關呢?


  記者兵分兩路,一個人搭上一輛運豬車前往省界檢查站,另一名記者開車緊隨其后,跟蹤拍攝。


  幾個小時后,這輛運豬車終于抵達位于河南省省界的芒山動物防疫監督檢查站。記者跟隨運豬車的司機來到檢查站辦公室,只見工作人員一邊審核檢疫合格證明等相關票據,一邊張口要錢。


  工作人員: “錢帶了嗎。”


  運豬車司機: “多少錢?”


  工作人員: “你不知道嗎?”


  這名司機把一百元錢放在工作人員面前的桌子上,順手拿走了審核通過的檢疫證明等手續。


  上車后,司機告訴記者,這個檢查站正常的檢查費用應該是20元錢,他給了一百元無非就是想買個平安無事、順利過關。


  運豬車司機: “檢疫站收黑錢的。”


  記者: “收黑錢,如果不給他一百,給他二十呢?”


  運豬車司機: “給他二十他不要。他就說豬有毛病,要不讓你返回,不讓你從這過,或者按法律頒條,違犯了哪一款哪一條。”


  同車司機: “關鍵是能過的話,誰都愿意過,誰都不愿意掏那一百元,這是規矩。”


  記者: “這是規矩?”


  運豬車司機: “這是動檢站的潛規則。”


  很快,這輛載有病豬的運豬車順利通過了檢查站。在整個過程中,記者沒有看到工作人員對這輛車上的豬進行疾病檢疫和 “瘦肉精”檢測,檢疫人員甚至連車里的豬看都沒看,就放行了。


  后來,這輛運豬車的司機告訴記者,他經常往江蘇高郵和南京等地運豬,每次路過這個省界檢查站,幾乎都要打點。


  記者: “他尿檢嗎?”


  運豬車司機: “不尿檢。有時候你給他一百塊錢,他高興了還驗一驗,有時候你給他一百塊錢,他連檢驗都不檢驗了,連瞧都不瞧。”


  司機說,就算有時候遇到突擊檢查,使用尿檢的方法檢測 “瘦肉精”。檢查人員收錢后也會故意自己不去接豬尿,給他們這些運豬司機創造可乘之機。


  運豬車司機: “尿檢,有的說是要豬尿咋回事的,結果給尿到杯子里頭,是人尿尿的。”


  記者: “讓你接豬尿,你給尿的?”


  運豬車司機: “我知道拉的豬有‘瘦肉精’,咋辦?”


  記者: “然后你尿里面,讓他檢驗?”


  運豬車司機: “對。”


  就這樣,喂過 “瘦肉精”的豬,每頭花上兩塊錢左右就能獲得養殖地開具的檢疫合格等三大證明,有了這個 “通行證”,再花上一百元錢打點省界的檢查站,便可以順利抵達南京一些屠宰場,真可謂是花錢不多,卻能買來一路綠燈。


  按照我國生豬屠宰管理有關規定,屠宰場必須是國家定點,而且要派駐檢疫人員,進場的生豬必須檢疫合格后方可宰殺。因此,一些喂了 “瘦肉精”的生豬就算能夠一路綠燈,逃過養殖和販運兩大關口,最后到了國家定點的屠宰場,應該還是能夠被查出來。但是實際情況會是什么樣呢?


  在河南孟州市,記者鎖定另一輛經常往返南京的運豬車,這輛車的車牌號碼為皖M57229。


  負責調運生豬的經紀人承認,這輛車上裝的正是加 “瘦肉精”喂出來的所謂 “健美豬”。


  記者: “這都是‘加精’的還是不‘加精’的?”


  經紀人: “全是‘加精’的。”


  記者: “好像南京不要不‘加精’的。”


  經紀人: “對。不要不‘加精’的。”


  隨后,記者開車提前趕到南京,第二天凌晨兩點鐘左右,在南京建鄴區興旺屠宰場找到了這輛車牌號碼為皖M57229的運豬車。


  原來,這些豬正是之前記者看到的,由河南孟州那名經紀人負責調運的 “加精”豬。被卸到興旺屠宰場的 “加精”豬,沒有檢測 “瘦肉精”就被宰殺了。


  一名檢疫人員承認,他們只負責核對檢疫合格證明等手續,不檢 “瘦肉精”。


  南京市建鄴區興旺屠宰場 檢疫人員: “我們不去關注來源地,我們只管進廠的數量對不對,‘三證’是不是齊全。”


  記者看到,派駐屠宰場的檢疫人員對宰殺后的豬肉也沒有進行 “瘦肉精”檢測,就直接打上了 “肉檢”、 “驗訖”的印章。


  按照南京市生豬屠宰管理規定,宰殺后的豬肉必須獲得 “動物產品檢疫合格證明”,方可進入市場銷售。在興旺屠宰場,這種相當于市場門票的證明,以每張10元錢的價格賣給宰殺的每一頭豬。


  調查至此,終于真相大白。原來在河南孟州市、沁陽市、溫縣和獲嘉縣,這種用 “瘦肉精”喂出來的所謂瘦肉型 “健美豬”,鉆過當地養殖環節的監管漏洞,進入販運環節。每頭豬花兩元錢左右就能買到號稱 “通行證”的檢疫合格等三大證明,再花上一百元打點河南省省界的檢查站,便可以一路綠燈送到南京一些定點屠宰場,無需檢測 “瘦肉精”,每頭豬交10元錢就能得到一張 “動物產品檢疫合格證明”。有了這張證明,用 “瘦肉精”喂出來的所謂 “健美豬”就能堂而皇之地進入南京市場銷售。


  南京市建鄴區興旺屠宰場屠宰戶 老板:“大市場,像迎賓市場,南湖那邊。肉食品廠,下關,惠民橋的,這些市場基本上都有我(供)的肉。”


  記者:“基本上南京有名的農貿市場你都供貨?”


  南京市建鄴區興旺屠宰場屠宰戶 老板:“都有我(供)的肉。”


  河南 濟源


  “瘦肉精”豬肉進入雙匯公司


  濟源雙匯食品有限公司位于河南省濟源市,站在公司大門前就可以看到八個大字—— “誠信立企、德行天下”。


  據了解,這家公司是河南雙匯集團下屬的分公司,主要以生豬屠宰加工為主,有自己的連鎖店和加盟店,有關宣傳雙匯冷鮮肉 “十八道檢驗、十八個放心”的字樣在店里隨處可見。


  一名銷售人員介紹說,他們店里銷售的豬肉基本上都是濟源雙匯公司屠宰加工的,嚴格按照 “十八道檢驗”正規生產,產品質量可靠。


  然而,按照雙匯公司的規定,十八道檢驗并不 包括 “瘦肉精”檢測。


  一位名叫宋紅亮的業務主管告訴記者,他的工作主要就是負責收購生豬,他告訴記者,不論生豬品種好壞,他們廠都可以大量收購進行屠宰。


  記者:“一天宰多少頭?”


  濟源雙匯食品有限公司采購部業務主管 宋紅亮:“宰五六千頭。”


  在這家廠內,記者發現,前來賣豬的人大多不是養豬戶,而是附近一些地方的豬販子。據一個名叫曹復興的豬販介紹,他從去年開始販運生豬,主要就是賣給濟源雙匯食品有限公司。


  記者:“你去年一年賣給雙匯多少頭豬?”


  豬販 曹復興:“我去年那一個月里面,我給它拉了三千頭豬。”


  記者:“三千頭???都是啥樣的豬?”


  豬販 曹復興:“都是一般的豬,在溫縣拉的。好豬壞豬都拉。”


  隨后,記者跟隨這名豬販來到溫縣一家養豬場。這家豬場有幾十頭即將出欄銷售的生豬,看上去體形健美,屁股渾圓,肌肉結實。其中有的豬因為后腿上肉太多,連走路或起身都顯得困難。


  記者:“它為啥起不來???”


  養豬戶:“你像那邊那體形好的豬,它 ‘加精’就是起不來,那腿上的肉多。”


  養豬戶明確告訴記者,所謂 “加精”,就是往飼料里添加 “瘦肉精”,這種 “加精”的飼料使用起來效果很好,加10天就有效果。


  在專門加工飼料的房間,記者看到了這家養豬場所用的 “瘦肉精”,銀色的簡易包裝上面沒有任何名稱和標識。


  記者使用隨身攜帶的鹽酸克侖特羅快速檢測試紙對這種 “瘦肉精”進行了檢測。發現試紙C線顯色,T線不顯色,結果為陽性。


  這種快速檢測試紙經常被有關部門用于 “瘦肉精”鹽酸克侖特羅殘留的快速篩選檢測,根據檢測原理,結果顯示陽性,可以初步判斷這種白色粉末狀的 “瘦肉精”里面含有鹽酸克侖特羅。


  那么,喂了這種 “瘦肉精”的生豬體內會不會存在鹽酸克侖特羅殘留呢?


  記者找了一個盆子,從這批即將出欄的生豬中間分別接取了兩頭豬的尿液。然后使用試紙對豬尿進行快速檢測。結果跟 “瘦肉精”一樣,也是呈現陽性。通過這兩種檢測結果可以初步判斷,這批成品生豬不但喂了 “瘦肉精”鹽酸克侖特羅,而且體內還有殘留。


  從這些喂了 “瘦肉精”的豬中間,豬販挑出十幾頭“加精”效果明顯、體形相對較好的豬,全裝上了運豬車。


  記者跟隨這輛運豬車來到沁陽市柏香鎮動物檢疫站,只見運豬車司機從檢疫站門口拿了兩袋耳標。


  記者:“你干啥?”


  豬販:“打耳標。”


  這車 “加精”豬,在動物檢疫站沒有經過任何檢疫。豬販曹復興花錢直接買到了這批豬的檢疫合格證明等票據。


  接著,記者又跟隨這輛運豬車來到濟源市雙匯食品有限公司,只見這車豬被送進了濟源雙匯公司。


  一個多小時后,這輛車從雙匯公司大門內緩緩駛了出來。豬販曹復興告訴記者,車上的豬全部被雙匯公司收了,而且沒有進行 “瘦肉精”尿檢。


  豬販:“就是過秤。”


  記者:“沒有尿檢?”


  豬販:“沒有。”


  曹復興稱,去年以來,他往濟源雙匯公司賣過不少這種加 “瘦肉精”的豬,都是由關系熟悉的業務主管負責接收,所以一般都不會被檢測出來。


  記者:“雙匯誰負責接你的貨?”


  豬販:“姓宋的,宋紅亮。”


  記者:“宋紅亮?”


  豬販:“對。”


  豬販曹復興所說的宋紅亮,正是記者之前見到的那位負責生豬采購的業務主管。隨后,記者再次進入濟源雙匯食品有限公司,找到了宋紅亮。


  宋洪亮承認,他們廠的確在收購這種添加“瘦肉精”養殖的所謂“加精”豬,而且收購價格比普通豬還要貴一些。這種豬停喂“瘦肉精”一周后,送到他們廠里賣的時候就不容易被查出來。


  濟源雙匯食品有限公司采購部業務主管 宋紅亮:“‘加精’的,要停喂一周。”


  記者:“是停 ‘藥’(瘦肉精)一周?”


  宋紅亮:停喂 ‘藥’(瘦肉精)一周,就檢測不出來了。


  在隨后的調查中,記者發現,河南孟州、沁陽、溫縣等地一些添加 “瘦肉精”養殖的生豬,也都賣到了濟源雙匯公司。


  養豬戶:“現在本地拉豬基本上都是往雙匯走。”


  記者:“那你的意思這兩年養的豬都供應給雙匯了?”


  養豬戶:“那基本上都走雙匯。”


  最后,豬販曹復興還向記者透露,對于加“瘦肉精”喂出來的 “加精”豬,濟源雙匯公司一般都是暗中收購。


  豬販 曹復興:“我給你說往雙匯拉豬,雙匯名義上不要 ‘加精’的豬,可是他專要 ‘加精’的豬。”


  記者:“為啥???”


  豬販 曹復興:“好豬,好出手啊。”


  記者:“出來的肉好?”


  豬販 曹復興:“對。”


  記者:“他名義上說的是不要。那你送過去雙匯知道 ‘加精’?”


  豬販 曹復興:“知道啊。”


  記者:“不給你檢測嗎?”


  豬販 曹復興:“沒事。”


  原來如此,南京市場上廣受消費者歡迎的這種瘦肉型豬就是用“瘦肉精”喂養出來的,而且這些“瘦肉精”喂出來的 “健美豬”還流入了雙匯這樣以質量把關嚴格著稱的知名肉制品企業,那么,片子當中這些被豬販子和養殖戶像毒品一樣藏匿的瘦肉精究竟來自哪里?為什么養殖、販運、屠宰等多個監管環節一路綠燈?當地政府和有關部門能否堵住豬肉安全的漏洞?

 

------分隔線----------------------------
發布者資料
娜娜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高級會員 注冊時間:1970-01-01 08:01 最后登錄:2011-04-14 15:04
欄目列表
推薦內容